新加坡闹剧的背后:焦虑的外劳,无奈的雇主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7/24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从客工宿舍封锁初期,雇主就沦为「廉价劳动力」。每天忙着安抚客工,奔走于政府部门,不仅没有任何效益和产值,倒贴也成为常事。然而,身份的尴尬让他们经常「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政策不支持,工人不理解,让他们倍感压力。

还记得,3月份时新加坡还是防疫模范生。

直到4月份,新加坡爆发了多起劳工感染病例,其中大部分为客工宿舍的聚集性感染。路透社曾把新加坡的客工成为一颗定时炸弹,很快,这颗炸弹便引爆了坡岛疫情。

而作为最初爆发的大型聚集感染社群,客工人并没有随着新加坡社会复苏而恢复到常态。隔离、失业、恐慌、想家的复杂情绪蔓延在客工宿舍的浓浓夜色。终于,一位中国客工爬上了宿舍顶楼,以期得到解脱……

 
中国客工无法回国
爬顶楼欲轻生
昨天,一条#中国客工跳楼#的消息瞬间刷屏各大新闻媒体。
据了解,这起发生在昨天下午5:20左右的事件还要从一张回国的机票讲起。
在最早被划为隔离区的榜鹅S11客工宿舍,一名中国客工疑似没钱买机票回国,和公司协商无果后想要轻生,便走到了宿舍的顶楼寻求解脱。

现场围观工友也发出了,该名客工摇摇欲坠地坐在护栏上,与一位工作人员打扮的人僵持着。

在一片嘈杂声中,甚至还能听到有人高喊:「跳楼咯!跳楼咯!回家不给回哦!
情绪激动时,该名客工甚至赤脚站在四楼高的护栏,场面一度看地大家心惊肉体跳。一个不注意,后果不堪设想。
接到报警后的民防部队火速赶到现场,穿过拥挤的围观人群,在楼下设置了救生气垫。

好在,该名客工被成功说服,安全地离开了顶楼。

 
人力部最新回应
该客工今日回国
今天,新加坡人力部今天通过社交媒体Facebook说明情况。
事情已调查清楚,原来是该名客工已经自行购买了机票,因为雇主没有帮他协调回国事项,情急之下才会做过偏激的行为。
目前,雇主已经遵从当局建议给予协助,该名客工也将在今天搭上回国的航班。
本想回乡一家团圆,却以生命相威胁,这背后究竟承受的多大酸楚,恐怕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