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樣的修行,會生到西方淨土中?

大王 2020/05/18 檢舉 我要评论
 

——摘自傳喜法師開示

我們願生西方,不是說等到往生時,也不是說西方就在十萬億佛土之外。做西方人還是輪回人,關鍵看當下。 如果願意做西方淨土中的人,你就要在當下做乾淨的人。

 

乾淨的人,他的「我」不會很剛強,同時為了修行,又具備了理性,有一種對信念的堅守。在他的身上,沒有負面的剛烈,只有正面的精進,他給人的感受總是柔軟、溫和。

 

把「我」的內核消融,你才能放光,才能融入阿彌陀佛無量光無量壽的光明中。否則你還是每天都在培育輪回的種子。

 

 
 

「洛陽親友如相問,一片冰心在玉壺。」王昌齡囑咐友人,如果洛陽的親朋好友問起我的情況,你就告訴他們,我的心像冰一樣明潔透淨,我的身體像玉一樣清白無瑕。

 

冰清玉潔,這是一個完美的身心世界。所以,願生西方淨土中,就要提醒自己,我要做什麼樣的人。

 

南宋的密庵咸傑禪師在結夏安居的開示裡講到,「栴檀叢林,栴檀圍繞,析之則片片皆香;荊棘叢林,荊棘圍繞,揀之則枝枝可畏。」 我們要做栴檀還是荊棘?你入栴檀林,出言吐氣都有香氣,身口意都有功德;你入荊刺林,禍患叢生,舉步維艱,碰到哪裡都令人畏懼。這就是選擇的重要性。

 

 

 

 

我們追隨佛陀,開發智慧,守持戒律,包括現在三個月的結夏安居,為什麼要這麼做?明明沒有繩子來綁住我們,為什麼我們還要遵循?因為我們有佛性。

 

就像中峰明本國師在結夏的開示中所說:「今日一個四月十五為之結夏,當知二千年前,靈山會上亦有個四月十五日為之結夏。自爾相延迨今,處處叢林不違舊例,九十日無繩自縛,曰禁足,曰安居。」 這就是佛陀跟弟子之間完成的一脈相承啊。

 

中峰禪師又說:「殊不知,本色道流,自最初一念要決了生死無常大事之頃,此足於是而禁,此夏由之而結。以盡平生歲月並之為九十日,不多不少,不減不增,必期與此事覿體相應,然後謂之佛歡喜、僧自恣之時節也。」

 

 

當我們開始學佛,知道要了生死的時候,實際上就有所依止了,足哪裡不能踏,界哪裡不能出,規矩就有了。生死一路,出生死一路,這兩條路我們就要作出選擇。

 

所以安居禁足,是安什麼,又是禁什麼?實際上就是安住于正法之地,禁止於輪回之地;就是邁精進之足,禁輪回之足。

 

安居的目的是為了策修,為了精進辦道。但其實從我們學佛之日開始,就要把此生當作安居的這九十天一樣策勵用功。「九十日只是一平生,一平生即是九十日,以至二千年前不異今日,今日不異二千年前」。 精進用功,是畢其一生的事。如果此生大事 能辦,證果得道,其德汪洋,這才是真正的佛歡喜、僧自恣。

 

 

有了這樣的信念,那每一天就會有一天用功的行程,每一天的行程中又會有不同的風光,這風光就是驗相;但如果不這樣做,「只個順心庵無異二鐵圍」,這個順心庵和鐵圍地獄沒有不同。所以不要覺得安居無事,「吃了不了道,披毛戴角還。」

 

我們得了人身,又遇到了人類最頂級的文明,還能安居在此處,這是多大的幸福! 大家歡歡喜喜地安住,每個人好好珍惜,慢慢把「我」消融,純然地奉獻,純然地融入,能畢其一生保持這樣的修行狀態,何愁不成淨土人?

 

 

用户评论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