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CPF最大的bug,你知道是什么吗?

尼古拉斯·串红 2020/07/18 檢舉

很多游客初到新加坡,留下的深刻印象很可能是新加坡有很多老年人在工作,从机场出租车司机,再到小贩中心的清洁工、麦当劳的收银等等;老年人工作的身影无处不在。

七老八十的大爷老太不在「享清福」,却还需要劳累的从事开车、清洁等体力工作;这在很多人眼里,确实是颇凄惨惨。
 

1965年建国的新加坡,到今年才55岁周岁,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还十分年轻。 但是她却正在急速「衰老」。

当前在全球人口老化的背景下,新加坡已成为世界上人口老龄化最快速的国家之一,目前年逾65者已达43万(毎9人中有一位),预计到了2030年将增加到90万(毎5人中有一位)。

人口老龄化,就意味着社会养老压力激增,劳动力短缺,意味着青年人身上的担子会空前得重。这担子不仅压在新加坡本地人身上, 更是压在每一个新加坡劳动者身上。

同时也关系着,我们每一个人如果在新加坡老去,还能过得幸福吗?



 

新加坡为什么老得这么快?

2017年的一项研究显示,新加坡人的预期寿命已接近85岁,是世界第一,超过了多年蝉联冠军的日本。

新加坡的百岁老人已从2007年的近500人倍增到现在的1,300人,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世界一流的医疗保健设施和对慢性病的及时预防措施。

在老年人长寿的同时,新生儿的比例却在不断下降。

虽然新加坡结婚和新生儿人数已呈上升趋势,不过 2018年的整体生育率却跌至1.14!

虽然在过去五年期间,新生儿人数每年平均达到3万3000个,比2009年至2013年的平均3万1400个,以及2004年至2008年的平均3万2000个还要高。

不过近年来维持在1.2的整体生育率(Total FertilityRate,简称TFR),在2017年跌至1.16,2018年更是进一步跌至1.14。

即使2019年,总体生育率微升了0.05%,但仍然低于取代人口所需的2.1的出生率,也很难改变人口老龄化的大趋势。

人力部长杨莉明指出,这主要是因为新加坡人花费更长时间寻找合适的伴侣,也选择更晚才开始组织家庭。

以下几组数据进一步展现了新加坡社会老龄化的后果:

● 2014年至2018年,新加坡每年出生率下降,死亡率增加。

● 2016年至2018年,新加坡人口年龄中位数从40岁提高到40.8岁。

● 1970年至2018年,新加坡老龄人口支持比例从13.5下降到4.8。

也就是说新加坡社会中每一位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只有4.8位年龄在20-65岁之间的青年人提供支持。

 

 

所以,新加坡青年人,「三明治一代」身上的压力激增。

「三明治一代」,他们在经济上既要支持和照顾年长的家庭成员,还要抚养照顾年轻的家庭成员。被夹在中间的大多是30岁至60岁之间的劳动者,但有少数人是60岁至70岁的退休人员,他们不仅照顾子女和孙辈,甚至还要照顾健在的高龄父母。

61岁的德士司机Kor Ter Ming 很喜欢年少时和父母、弟弟沿着马来西亚东海岸进行的年度旅行。他还记得,那时父亲是如何提醒他们与家人一同出游的重要性。

如今,他也继承了这一家庭传统,每年至少与妻子和两个子女旅行。有些时候,他的父亲,现年87岁的Kor Hong Fatt也会加入他们。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