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在當代NBA打球,喬丹難成歷史第一人?他的最大挑戰來自場外!

sohappy 2020/05/17 檢舉 我要评论

紀錄片《最後之舞》的上映,讓喬丹的話題明顯增加。一個有趣的問題被頻頻提及,如果喬丹在當代NBA打球,他還會成為歷史第一人嗎?



關於這個話題,美國不少專家和媒體有過解析。有人從喬丹的數據著眼,認為他在當代NBA打球能場均得到40-50分,完全可以進一步鞏固自己的歷史地位;也有人從NBA的大環境考慮,認為他在聯盟裡會遇到更大的挑戰,抱團之風的日益盛行,可能會讓他的衝冠之路變得更加艱辛。不過,很少有人提到當代NBA不同以往的場外因素——社交媒體。這或許才是飛人在當代打球面臨的最大挑戰。

喬丹並不喜歡和媒體打交道,特別是生涯的最後一段時期。他厭倦了每天應付各種媒體記者,即便是那些保持良好合作關係的記者,他也懶得搭理。



「在一些訓練結束後,他走過我和《芝加哥論壇報》的記者,我們看著他,就像在詢問‘今天?可以(採訪)嗎?’」名嘴斯基普-貝勒斯曾回憶道,「他通常只是皺著眉頭,轉了轉眼球,有一天,他經過我們倆身邊時,還說了句‘我今天不想跟你們這些混蛋說話’。」

喬丹認為自己應付媒體,已經耗費了大量精力。可是設想一下,如果他在這個社媒時代,他可能會有更多的時間要應對球隊的麻煩。Rodman的放蕩不羈,皮本和管理層的激烈矛盾,方方面面,都會讓喬丹跟著被捲進社交媒體的漩渦。



《紐約時報》的記者馬克-斯坦恩曾說過:「幾乎每一個和我交談過的那個時代的球員,都很慶幸那時候沒有社交媒體。公牛隊,尤其如此,他們更應該特別特別慶幸。喬丹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超級球星,但別忘了90年代中期的媒體關注度,就已經足夠刺激他的神經。」

和如今的社媒威力相比,那時候的媒體力量,真的只是小兒科。ESPN高級記者傑基-麥克穆蘭說過:「公牛太幸運了,那時候社交媒體並不存在,Rodman太瘋狂,喬丹也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不願意和其他人分享他的生活。他很重視隱私,但當今的人們可不會尊重他的隱私。」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